企业哲学

企业管理哲学的新突破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08-14 人气:2203

  哲人说过,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这句话,一是指人作为一个生命体本身是很脆弱的,只是一棵小小的芦苇一样的存在;二是指人又是会思想的存在,是理性的,人因为这后一点变得很强大。关于理性,一段时期以来,我们忽略得太多了,很多人忘记了人之所以能区分于动植物,就在于他有理性、能思考。而“跟着感觉走”却曾误导过不止一代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聪明的人更会选择跟着理性走,跟着思想走。李茂年先生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强大的理论支撑与丰足的知识储备。

  《做人做事与管理哲学》是管理哲学的新突破。这首先是因为书中提出了许多新概念、新思路、新思想,书中一些理论观点甚至是开拓性地为当代中国企业管理指明了方向。比如书中所提出的“新儒商文化”。李茂年指出,新儒商=儒家+法家+创新。为什么这样说呢?他认为,随着外资大举进入中国,我们过去传统的管理理念受到严重挑战。在管理理念上,中西方文化,儒家、法家、道家文化开始融合,企业管理进入融合期。传统的儒家文化的理念在现代企业中已经受到挑战,传统的所谓“中国式管理”的东西多数正在遭到淘汰,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儒商文化和创新理念,是儒家文化和法家文化理念的融合,是中西方管理理念的融合,这就是当今社会和企业发展的必然规律,一个企业、一个人都必须遵循这个规律,否则就要受到规律的惩罚。

  这一点的确是高屋建瓴的论道,是历经多少摸爬滚打才得出的了不起的见识。它是指导性的、纲领性的。李茂年还以倒证指出,很多人都以为李嘉诚的成功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轴心是中国的传统文化,而在他看来,李嘉诚实际上是以西方企业制度为轴心,以中国文化为手段,李嘉诚的成功是西方制度化的成功。这一点廓开迷雾,让很多求索者看清了真理的本来面目。李茂年还指出,新儒商概念实际上就是儒家文化和法家文化的融合,主要强调的还是创新。华联集团发展到今天,靠的就是对落后管理模式的否定和创新。

  以此为出发点,李茂年深刻指出了“老国企”的六大弊端。这和他的新儒商文化观点相辅相成,互为佐证,令人信服。我们从中看出李茂年先生慧眼如炬,看出他发现问题、概括问题、解决问题的强大的开拓性能力。

  这种强大的开拓性能力体现在诸多方面,比如他刻意为“眉毛胡子一把抓”“抓了芝麻丢了西瓜”平反昭雪,比如他提出区别于“无私奉献”的“有私奉献”,比如他不赞成“先做大,后做强”,而提出“先做强,后做大”,等等,处处皆可看出李茂年先生在企业管理理论上的超前探索与宝贵贡献。

  当然,身为华联人,李茂年先生的诸多探索多是本着华联的工作实际,体现了鲜明的华联印记,接地气,切合实际,读来也更有现场感与借鉴意义。他提出华联企业文化的形成过程有两条主线条理念,并由此概括上升为华联人的核心价值观:诚信,认为诚信文化是企业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也应该成为每一个员工特别是干部最重要的无形资产。这样一来,华联的企业文化体系便顺理成章地建立起来了,这是华联人、也是当代企业家们共同的宝贵精神财富。

  从书中也可以看出,李茂年先生是一位有担当、有强烈责任心的领导人。他白天忙企业,晚上也不忘记读书、学习、思考。他对当代经济学中的短板理论、破窗理论、盲人理论、岗位厌倦症理论、健忘症理论、比较经济学理论的理解与阐释,也极有新意,从中体现了他敏锐的观察力、超强的学习力与深刻的理解力。一个从基层干起又不断充电学习,并进而形成了自己对企业管理的真理性认识的人,几乎可以认为是一个完美的人、一个不可战胜的人,这一点,连同书中极富理论指导意义与现实借鉴意义的精彩论述,使本书成为一本不可多得的企业管理提神之作、精品之作,犹如一股清风,吹醒当代企业界的深水,颇值企业家们一读。

  李茂年,1962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研究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中国商业政策研究会特约研究员,济南市商业联合会会长。1984年开始任济南市百货公司西市场商场(济南华联商厦的前身)副经理,1986年任经理,1989年任济南西市商场总经理,1992年任济南华联商厦总经理,1994年任济南华联商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1995年任济南华联商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党委书记,2002年兼任济南嘉华购物广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网站编辑:大红鹰娱乐官网

大红鹰娱乐官网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